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营养健康 » 正文

病魔的克星 生命的守护者----记河南省肿瘤医院超声科介入学组组长翟渊鹏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2-04-11  浏览次数:41807
核心提示:本网讯(郭俊峰 刘春艳 安源)二十余载辛勤耕耘,在实战中向着医疗新领域的高峰攀登!他,用精湛的医术和赤诚的信念,将“仁心仁术,至诚至善”镌刻在患者心头;他,紧跟医学发展前沿,不断深耕以“更加精准治愈病患”

                                      

本网讯(郭俊峰  刘春艳 安源)二十余载辛勤耕耘,在实战中向着医疗新领域的高峰攀登!他,用精湛的医术和赤诚的信念,将“仁心仁术,至诚至善”镌刻在患者心头;他,紧跟医学发展前沿,不断深耕以“更加精准治愈病患”著称的超声介入技术,凭“针尖下的手术”成为微创领域的领军人物;他用技术去温暖每一个患者,他在岗位上兢兢业业,矢志不渝地悉心守护百姓健康,他就是河南省肿瘤医院超声科介入学组组长翟渊鹏。

翟渊鹏,副主任医师,医学硕士,河南省肿瘤医院超声科介入学组组长,河南省超声学会介入学组委员,河南省超声医学工程学会介入超声分会委员,河南省抗癌协会肿瘤消融委员会委员,近年来发表论文十余篇,主持省级课题三项,获得河南省新技术引进奖两项,这些履历与成绩无一不在表达翟渊鹏是一位专业权威的超声介入医生。

在超声领域深耕二十余年,他擅长甲状腺、乳腺等浅表小器官肿瘤诊断,尤其擅长超声引导下的穿刺活检、置管引流及肿瘤的消融治疗,工作中细心、严谨、专业的他深受同行称赞和患者信赖。

生活中的翟渊鹏谦逊平和,温文尔雅,却在攀登超声介入医学技术高峰的征途中,以“千磨万击还坚劲”的顽强信念不断开拓创新,凭着一股子韧劲促使翟医生跨越一个个科研难题,把光和热奉献给每一个患者。

回顾翟渊鹏与超声介入方向的结缘,要从他读研开始说起了!2007年,在踏上超声科医生岗位第七个年头的翟医生攻读了肿瘤学研究生。在精进学业的过程中,当他了解到“超声介入方向”时即刻心动不已——超声介入是集诊断与治疗为一体,是通过超声引导进行微创技术可实现术后创伤小、恢复快的极大优势。

在以往的从业经验中,翟医生深深懂得很多患者得甲状腺结节后的痛苦,不少患者年纪轻轻就要切除甲状腺,脖子上留下疤痕,还需要终身服药的困扰……而超声介入的微创手术则能一举攻克这一难题,极大地帮助患者减轻术后心理到生理上的痛苦!

正是怀着这样的初心,翟渊鹏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介入超声专业,翟大夫曾说过:“相对传统的手术,我发自内心的觉得超声引导下的介入微创技术非常有价值,能让更多患者受益,这不仅是一种挑战,更是作为医生的责任”。

知行合一,这二十余年来翟渊鹏就这样坚定信念,奋楫笃行。在学“超声介入”的最初,翟渊鹏最困难的就是从诊断医生转到临床医生需要学习积累大量的临床知识经验相当于跨了一个专业重新开始。彼时的每天都要恶补临床知识,有了丰富的理论知识夯实基底之后又开始做诊疗从最基本的穿刺活检做起,慢慢涉及到高标准的消融技术医生的一双手是造福病患的法宝。为了掌握更精湛的临床治疗功夫,翟大夫模具勤加练习,通过大量的练习使得他的穿刺技术更加精准同时总结每天所做病例,以求后续手术更加完善。

渊博的学识、精湛的医术,翟医生用汗水和勤奋潜心钻研超声介入技术,他心无旁骛,不断追求卓越,用厚重的学术成绩展现着一位优秀医生的风采,只为坚守使命初心。    

“梅花香自苦寒来,保剑锋自磨砺出”,经历数十载的淬炼,翟医生扎根服务于临床一线,以高超的技术及高尚的医德在行业内享有盛誉,很多患者慕名前来会诊,深受业内同行和广大患者赞誉。

有一次,门诊来了一位四十多岁脖子粗大,声音嘶哑的张先生,经诊断是双侧甲状腺结节,左侧5*75px,右侧2.5*2cm,双侧结节体积都比较大,压迫气管和喉返神经。病人非常不舒服,吞咽困难。

如果采用传统治疗甲状腺结节的方法那就是开刀治疗,而像张先生这种情况需要做甲状腺全切,术后疤痕不仅影响美观,而且切除甲状腺后患者需要终身服药来补充体内的甲状腺激素。可张先生是位商务人士,对外在形象要求比较高,两年前当地医院就建议他外科手术切除,但张先生一直无法接受术后结果,使得延误至今。再听说消融技术后,张先生不远千里找翟医生寻求微创治疗。

翟医生诊断后给患者制定了超声介入下射频消融方法。“射频消融”是一种介入手术的方法,本质上是一种物理热消融,在超声下,通过射频能量‘精准打击’病灶组织,在尽量保留组织功能的条件下,又可以针对局部的复发以及转移癌灶进行治疗。同时,消融后的肿瘤组织,还可以激发机体内的抗肿瘤免疫,没有毒副作用,有效的提高了手术治愈率。它无需开刀,就通过一根消融针,在超声精准引导下达到肿瘤内部,针尖发射出60度到100度的温度把这个结节烧死,烧死后的结节会随着时间推移被周围组织吸收代谢,创伤小而且恢复很快,伤口只有“针眼”大小,两三天就可以恢复,但甲状腺和甲状腺功能完整的保留了下来,术后也不用长期吃药,同样的原理也可用于乳腺结节和子宫肌瘤这些病变。这种手术方式安全系数高、费用低、且复发可能低,术后观察1-2天即可出院,被称为创伤最小、痛苦最轻的“针尖下的手术”,最多的是考验的是医生的技艺与水平 。

张先生做完消融后,压迫症状立刻得到了缓解,哑了两年的嗓音也明显好转了。手术后留下的针眼只用了两个创可贴,张先生对手术效果非常满意。术后九个月复查的时候,右侧较小的结节已经完全吸收消失不见了,左侧较大的结节体积缩小了80%。像这样得到治愈的患者案例不胜枚举。翟医生说,“通过这个病例可以看到介入消融这个过程对良性结节及喉返神经受压症状有立竿见影的效果,看着病人快速康复,我也感到很欣慰,也更明白了肩负的责任”。

不止于治愈身体上的疾病,翟渊鹏在临床治疗中发现很多患者得了甲状腺结节或子宫肌瘤等疾病,面临的心理压力非常大,他说“作为一名医生,不仅要有技术,还要有温度,要从技术层面实现到人文关怀的转变,从专业的角度分析病症,不仅要解除患者身体的病痛,还要通过耐心的沟通让患者心理的病痛也消失”。

门诊中,翟医生曾经遇到一位患者,甲状腺结节大小还达不到消融的标准,但他非常焦虑,睡不着也吃不好,精神紊乱,像这种患者心理问题已经远远大于结节带来的危害,翟医生通过耐心的沟通,给病人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告诉患者达不到消融标准的结节,只需要定期复查,并不是有结节就要治疗,这才让病人放下了心理负担。

“医生不仅仅要解决技术层面上的问题,还要从生理和心理两方面给病人进行治疗,而不仅仅只会冰冷的技术,解决病人本身的疾病是一方面,对于病人心理问题的化解也尤为重要”。要想让患者放下沉重的心理包袱,翟大夫觉得这是一条任重而道远的路:“随着医疗仪器的发展,现在连一毫米的甲状腺结节都可以在超声下看的很清楚,在仪器发展的前提下,我们的治疗将越来越微创,但很多患者说在网络平台看到我的科普说这个技术这么好,为什么很多人都不知道?因为这个技术还没有普及,跟传统的开刀相比,介入治疗才发展了20年左右,所以需要大量的专业性科普推广,因为一个医生穷其一生也看不了多少病人,但通过科普就能惠及成千上万人。过硬的技术、良好的沟通、适当科普,我认为一个合格的医生应该做到这三点。”翟医生说。

目前超声介入消融术的推广并不普及,翟医生牺牲大量的时间又肩负起为大众科普超声介入治疗疾病的责任,他说“未来随着科技的发展,对疾病的治疗模式肯定会向精准化微创的方向发展,因为任何疾病,如果能用微创的方法解决,没有人会选择手术开刀,提倡大家选用微创创伤小的方法来治疗各种肿瘤”。

大医精诚,翟渊鹏力求以精湛的专业水平为每一位患者解除病痛,让他们满意而归。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幸而好医生得遇好技术才能更大限度的实现理想。超声介入技术作为现代超声医学的一个分支,因其不开刀、不打针等优点正逐步取代原有的部分外科手术项目,被越来越多的用到前沿,切实提高了患者的生活质量,造福着更多的百姓。

从医二十余载,翟渊鹏始终践行“追求卓越,赶超一流”的精神内核。他说不止在河南省肿瘤医院,在全国,在医疗行业内,千千万万的医生在努力实现促进医学事业发展、为人类健康奋斗终身的抱负。数以万计的以翟医生为代表的践行者们始终与时代发展同步,一步一个脚印,用实际行动践行着“大医精诚,仁心仁术”的时代品格,书写着救死扶伤的生命赞歌!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